叽叽叽

好运安康

事不过三,既然你时到今日都要把这事抖一抖那我也来说一说

怎么总有一些不好的人影响好的太太的心情,每个太太要退圈的时候心都在滴血/(ㄒoㄒ)/~

Falling Down:

啊有些人吧,我就事论事找你理论了一下,你说我挂你,说我欺负小透明,我也没说什么,这之后的一年半我也根本没有再提这事,毕竟吧感觉都过去了还这么挂念岂不是显得太计较?


可人不这么想,硬是要把我这事拿出来当功勋章炫耀,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就问问,自己的错事,因为当事人没再说什么你就可以颠倒黑白添油加醋的给别人说吗?就因为我没再说什么你就可以当年在微博那我biao子贱人(原话)吗?啊?


更可笑的是你每次骂我都没有任何的依据。没有截图,没有记录,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那我也要说点琐事了。


最开始当年你说委屈,我说你把记录截图出来我们一起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解了?


然后你一声不吭把我qq删了。


包括某些你说明信片我才不要硬是把那两套本来是报酬的明信片硬寄回来的事啦,自己选择要明信片做报酬不要卖出比例啦,之类的消息都随你展会后的已删通通没有了,当然既然你都能无凭无据骂我了这部分大家也就随便看看?


最好笑的事发生在2014年11月,一天一个姑娘通过旺旺联系我,问我明信片还有没有,她场没有买到(就是委托你寄卖那场),看我二刷了想来问问还有没有,我很疑惑地问妹子:咦别人告诉我那天明信片还有剩下呀?妹子你是不是没找到摊位啊?


然后妹子告诉我:她去了摊,但是摊位上没放,她问你,你回答说,


明信片已经没有了。


◎这个部分有旺旺截图,等我回家补上。


至此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没得到过抱歉,也没得到过有理有据的解释,当初我发过的烧流过的泪现在看起来非常可笑。


我那么担忧给曾经的你带来不好的影响,我也曾想过是不是说话的方式不同带来了我们之间的问题,但现在发现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因为除了抹黑除了谩骂你什么都没回复给我。


哪怕是当面一句轻飘飘的抱歉都没有。


甚至是现在,你是不是依旧觉得我之后再也没提过这事是你的胜利?


然后有人把当年的真相说了出来,你就又开始说是我嫉妒你所以故意抹黑你,说我当年明信片卖的很烂,说我当面为了抱太太大腿才故意说你。


我,叹为观止。
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做一个明是非的普通人有那么难。
原来谣言也能当道,原来旧事不提就会被人当成包子。
这次我没有什么可哭了。
我只是想把2014年6月答应给你画g的自己杀死。


◎事情起因详见我lft,我一年半里有没有再重提此事给自己拉粉也详见lft,我问心无愧,我有一直努力再为爱的人做一个更阳光更向上的人,而不是有意无意去抹黑别人。


◎另外一位你提到的太太被你气得弃号了,开心了吗?


◎拎着1kg东西从上海回苏州是携带重物举步维艰吗?说这是欺负你的点?


◎萌叶蓝本身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但你非要说我萌叶蓝是为了赚钱为了抱大腿,我只想说:


你并不明白我喜欢蓝河到哪种程度。
你也不知道那些我为蓝河尖叫辗转反侧的夜晚。
你也不知道那些为了画蓝河半夜都不需要冲咖啡就奋起熬夜的时刻。
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凭什么这么说?


啊还有我为了避嫌再也没出过周边你是看不到吗?啊?

评论

热度(60)

  1. 叽叽叽Falling Down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总有一些不好的人影响好的太太的心情,每个太太要退圈的时候心都在滴血/(ㄒoㄒ)/~
  2. 蓝桥绝色Falling Down 转载了此文字
    她干的不要脸的事还少吗?给自己戴高帽,不止一次自以为是代表整个圈,空手套白狼,不拿别人的劳动成果当东